【FOOD IN ART】Pablo Picasso 变化与风格

哗众取宠或许能获得一时的荣耀,但是坚持探索,才能带来万世的盛名。

 

 

 

[九]

 

我们常常会在面对很多精美绝伦的作品时,由衷地感慨一句:“哇,这才是艺术。”我们也常常会在面对一些无法理解的作品时,莫名地质疑一句:“靠,这也能叫艺术?”

这是因为在大众普遍的认知里,艺术代表的是美丽的事物。当我们走进古典艺术的殿堂时,我们很容易被那些精致的肖像、磅礴的景色勾起共鸣;而我们来到现代艺术的区域时,却很容易下出负面的评论,“这都是什么鬼?”“完全看不懂。”

现代艺术史上从不缺乏天赋异禀、技艺精湛的大师,但是他们却往往选择用与传统截然相反的方法表达艺术。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不安于创作的舒适区,选择走出圈子,探索艺术未知的可能性。这样的选择,往往不容易被世人理解,或者大部分人,都只能在很久之后才能理解。

康定斯基曾经在他的著作中,把人类的精神活动比喻为一个分成很多层的金字塔,塔低永远有最多的受众,越往上站的人越少,塔尖通常只够一个人。这个金字塔在徐徐上升,今天是下一层的人,明天会向上一层,人类的精神活动以此节奏不断地在总体攀升。商业上成功的人,往往靠近下层,却又略微高于底层,于是可以获得最多受众的理解和崇拜;而那些站在最高处的人,虽然担负着开拓未来的重任,但也难免遭受曲高和寡、无人问津的境遇。

这个比喻几乎可以解释所有事情,可以放在艺术界,也可以放在社会各个方面。这也是为什么,现代艺术史上几乎所有的重要流派,在刚刚问世时,获得最多的都是非议,而在很多年后的未来,却都变成了价值连城的巨作。

现代艺术的价值,很大程度上体现于它的思想性——一种致力于探索和创新的思想。印象主义的莫奈,走出画室,追随光影定格瞬间的影像。表现主义的梵高,走进内心,用崎岖的线条表达自我与世界的关系。点彩派的修拉,将连续的色彩解析成分散的色点。立体派的毕加索,将稳定的空间重组成分离的碎片。野兽派的马蒂斯,用不自然的狂野的色彩寻求物象的和谐。抽象派的蒙德里安,用横竖线和三原色揭示世界的本质。这些人,无一不脱离了传统意义上“美”的范畴,甚至有的能被称之为“丑”,但是我们无法说他们不是艺术。

而说到“丑”,现代艺术中的“丑中之丑”当属毕加索(Pable Picasso)。毕加索是一个中国人比较熟悉的画家,提到他,就是画出来的人脸不是脸、身子不是身子。2013年,万达集团花了一个多亿拍下了一幅毕加索的作品。多数人认为国民老丈人应该是脑抽了,钱多得没地儿使。因为,大部分人都知道毕加索有名,却不理解他为什么有名;都知道毕加索的画值钱,却不明白他的画怎么就那么值钱。

今天的《食物与艺术》,就将从毕加索笔下的食物切入,用本栏目有史以来最长的篇幅,解读毕加索漫长而丰富的一生。希望大家看过之后,能对毕加索其人其作,有一个全新而深入的了解。

 

 

 

毕加索于1881年生于西班牙,他有一个比邓不利多的全名还要长得多的名字,叫:巴勃罗·迭戈·何塞·弗朗西斯科·德保拉·胡安·尼波穆切诺·玛丽亚·德洛斯雷梅迪奥斯·西普里亚诺·德拉圣蒂西马·特立尼达·鲁伊斯·毕加索(Pablo Diego José Francisco de Paula Juan Nepomuceno María de los Remedios Cipriano de la Santísima Trinidad Ruiz Picasso)

——感觉填户口本的人快要昏过去了。

毕加索的一生跟他的名字一样漫长,他于1973年去世,享年92岁。毕加索活得够长,也活得比大多数艺术家都幸运的多,他在盛年时便已名利双收,获得许多追随者的支持。但是,明明可以靠名气赚钱,却偏要靠才华。虽然被贴上了“立体主义”的标签,但是实际上毕加索的一生从未停下在创作中探索的脚步,他勤于创作且形式多变,给后人留下了数以万计风格迥异的作品。

 

 

 

毕加索在少年时期就已经凭借高超的写实主义绘画技巧展露了自己的艺术天赋,而他真正开始形成为人称道的艺术风格,则始于1901年,那一年,年轻而无名的毕加索受朋友离世的打击影响,心情沉郁,进入了他的“蓝色时期(Blue Period)”。

 

the-soup-1903

The Soup
1903

 

蓝色时期,顾名思义,画面色彩以蓝色为主,透出淡淡的忧郁。画面中以为成年女性手捧一碗热汤递给一位向她奔过来的女孩,二人肤色苍白,衣着朴素,身体消瘦而狭长,线条不自然地过分弯曲,无一不给人一种穷苦而悲伤的感觉。早年的毕加索喜欢诸如弗朗西斯科·戈雅(Francisco Goya)、埃尔·格雷考(El Greco)等一些颇有个人特色的古典大师,他在用色、线条上也都可以看到这些大师的影子。

然而,年轻人的悲伤总是暂时的。1904年,毕加索开始了一段狂放的初恋,情人的陪伴使得他的心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心情好,画也画的不一样了。这时候他进入了自己的玫瑰时期(Rose Period)。

 

 

still-life-with-vases-1906

Still Life with Vase
1906

 

这幅非正式的静物习作虽然潦草,但也已完全地体现了那个时期毕加索的色彩风格,那就是暖。冷调的蓝色青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温暖而浓烈的橙色和粉红色。线条轻快而柔和,洋溢着温暖而略带暧昧的气氛。可以看出,那个时期的毕加索虽然生活上十分穷困,但是精神却十分快乐。

1907年,毕加索推出了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亚维农的少女(Les Demoiselles d’Avignon)》,首次以硬朗的线条和尖锐的棱角勾勒女性的身体,用抽象的色块和迷幻的结构营造空间,而其中两位少女脸上佩戴的非洲传统面具则使得毕加索这一时期的风格被称为黑人时期(African-influenced Period)。

 

 

bread-and-dish-with-fruits-on-the-table-1909

Bread and Dish with Fruits on the Table
1909

 

虽然是一幅简单的景物,但是和《亚维农的少女》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这个时期的毕加索,色彩开始回归丰富。毕加索使用笔触和色彩给物体勾勒出了具有体积感的轮廓。而与毕加索之前的作品相比,他的画作中还多了很多硬朗的线条和不自然的视角,把事物与背景几何化的画法也使得画面趋于平面化。这样的风格,会让人联想起非洲艺术中粗犷的雕塑和面具,也能让人联想到原始洞穴中造型简单的壁画。这一时期的毕加索,受印象派和后印象派艺术、非洲原始文化以及古典哲学思想的影响,开始了一些哲学性的思辨,用现代的语言来诠释了一种返古的思想,开创了新的绘画模式,也为之后的立体主义奠定了基础。

 

1909年,毕加索进入了立体主义时期(Cubist Period)。立体主义这个名字,同样也是来自艺术批评家在看过毕加索等立体主义画家的作品之后发表的评论,“这特么都是什么鬼,不就是一堆方块嘛。”

 

 

Still Life with a Bottle of Rum - 1911

Still Life with a Bottle of Rum
1911

 

 

细分毕加索的立体主义风格,也分为两个风格。首先看到的这幅画属于“解析立体主义(Analytic cubism)”。此时的毕加索,摒弃了色彩的使用,而专注于空间与结构的解析,将物体圆滑的表面分解成不同的刻面,同时用多视角的方式位移、重组这些不同的刻面,画面中依稀仿佛能偶尔看到一个酒瓶的瓶底,一个酒标,但是又十分抽象看不真切,甚至这空间中还有一种城市建筑群的层次感。解析立体主义这一派别的作品非常具有辨识度,但是那时的毕加索,跟他的合作好伙伴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的作品还是有点傻傻分不清楚的。

而在饮食上,立体派画家也在画作中体现了一种非常具有时代感的咖啡馆文化。当时毕加索与许多画家都喜欢在巴黎的咖啡馆聊天,也使咖啡馆这种小资文化的产物首次大规模地在艺术作品上出现。毕加索的静物作品中,经常出现咖啡杯、酒瓶、乐谱、乐器、纸牌等娱乐物品,跟之前的静物作品相比,显然是生活状态改善了很多。我们也能通过这些物件,看到毕加索的个人喜好,从而想象出他的性格和生活。

立体主义后期,毕加索进入了另外一种风格,叫做“综合立体主义(Synthetic Cubism)”。

 

 

guitar-and-bottle-1913

Guitar and Bottle
1913

 

在经历了解析立体主义对物体详尽的拆解和组合之后,综合立体主义在熟练地掌握了这种技法的同时,又带回了更多的美感。与解析立体主义堪称支离破碎的画面不同,综合立体主义对空间进行了几何化和化简,我们看到了更完整的形状和更清楚的线条。毕加索在把色彩重新带回的同时,还试图在画面中添加各种质感,或是用笔触,或是如上图一般,使用真实的物体进行拼贴(Collage),使得画面层次更加丰富。这是对立体主义思想更进一步的演绎。

这个时期的毕加索,在不断的尝试中,已经慢慢找到了个人的风格。不过他和其他立体派的同僚,如胡安·格里斯(Juan Gris)等人,还是基本上大同小异的。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毕加索并没有因为战争而停止创作,反而是战争引导他进入了一个新的创作时期,“新古典主义时期(Neoclassical Period)”。

 

 

fruit-bowl-with-fruit-1918

Fruit Bowl with Fruits
1918

 

新古典主义的思想,类似于孔子的“克己复礼”,源自艺术家们在战争中渴望和平的呼喊,希望社会回归古典、回归秩序。我们看到毕加索的静物作品从之前的离经叛道又回到了传统的写实主义。

战争消磨人的意志,毕加索在经历了一番革新之后对古典的重新审视,就如同小道士下山经历人生百态然后又回到山上重新修道一样,给他的作品增加了新的厚度,也像是一种沉淀,给他足够多的时间去消化之前经历过的一切,为毕加索建立成熟的个人风格铺平了道路。

 

 

still-life-with-jug-and-bread-1921

Still Life with Jug and Bread
1921

 

从这幅作品我们可以看出,在新古典主义的写实风格中,毕加索提炼出了古典艺术的造型美,同时又掺杂了立体主义平面化的概念,用优雅而纤细的线条和单一化的颜色,营造了一种新的绘画氛围。

1925年,毕加索参与了以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为领导的超现实主义运动,进入了超现实主义时期(Surrealism Period),也成为了毕加索最后一个可以被用一种风格来定义的时期。超现实主义的理论基础源于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说,强调并着重展现人类的潜意识和直觉,这在某种程度上,与毕加索一直以来“尚古”的思想不谋而合。

 

 

Untitled - Naïve Art (Primitivism) - 1937

Untitled
1937

 

 

这幅看起来非常不像毕加索的画,便是毕加索在这个时期的一种尝试。在回归过原始艺术,回归过古典艺术之后,毕加索尝试回归童真。这也可以被称为素人艺术(Naïve Art)或者原始主义(Primitivism)。毕加索相信儿童的眼中看到的是最直接的世界,他以儿童般的直觉,寻找到了物体全新的、抽象的、并且质朴的形状。

也就是在1937年,毕加索完成了他的传世名作《格尔尼卡(Guernica)》,这幅作品中充满了毕加索对西班牙内战残忍暴行的无情揭露。而在画风上,则是用一种儿童画般的形态,纤细的线条,抽象的几何空间和奇幻的形象来完成的。看似神奇,但是读过前文的我们却不难看出这样诡变的风格来自何处。

乔布斯曾经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你不能预先把点点滴滴串在一起;唯有未来回顾时,你才会明白那些点点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格尔尼卡》之后,毕加索终于在不断变化不断探索的路程中,摸索到了一条只有自己可以走的道路,也终于在各个风格的流窜中,形成了只属于自己的个人风格。

 

 

skull-and-leeks-1945

Skull and Leeks
1945

 

成熟期的毕加索,不再隶属于任何一个“主义”。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找到黑人时期的粗线条,立体主义时期的视觉错位,新古典主义时期的柔和轮廓,既有童稚又有几何感的形状,以及更为饱和艳丽的色彩。这些多年以来的尝试,被毕加索消化吸收,真正地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使他最终确立了“毕加索式”的风格。万达集团购入的,也是毕加索在这个时期创作的作品。

所谓风格,就是与众不同,无法被复制。自此之后,谁要是再画类似的画,不会有人说,“你画的很有特色”,只会说,“嗯,你画的是毕加索的风格”。风格不可复制思想却可以被学习。毕加索执着地探索和产出,值得所有人学习。然而你以为享受盛名的毕加索就此就停留在这里了?那就错了。

 

 

still-life-on-the-dresser-1955

Still Life on the Dresser
1955

 

 

晚年的毕加索或许没有再出传世佳作,却依然在寻求改变和突破。在这幅静物中,我们甚至可以从物体的造型、甚至有点晕影的线条中,找到一丝中国画的痕迹。是不是很像小孩子刚开始学国画水彩画水果的感觉有点像?

 

 

Still Life with a Glass by Lamplight - 1962

Still Life with a Glass by Lamplight
1962

 

在这幅尺寸不大的剪贴中,除了保留了一贯的形状与线条之外,还加入了光的概念。晚年的毕加索创作了大量类似的剪贴作品,却也几乎每一幅都有一些新的元素加入。遗憾的是这些图像没有被转换到画布上,但是毕加索给我们留下的,已经足够多了。

 

 

前面我们花了八篇文章的时间,讲述了食物在艺术中的八种可能性。然而今天在单独的一篇毕加索里,我们就看到了十种不同的变化。当我们追随着毕加索的作品一步一步走过他的人生之后,我们不应该感到敬佩吗?还会觉得毕加索的画是丑陋的吗?

毕加索达到的,是很多艺术家穷极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不在于他赢得了多少生前身后名,而在于他思想闪烁的人性光辉。他的一生告诉我们,哗众取宠或许能获得一时的荣耀,但是坚持探索,才能带来万世的盛名。

 

现代艺术不是否定美丽,而是重申美丽。美丽并不仅仅关乎事物的外在,还在于内在。现代艺术的成就在于具象化我们肉眼看不到的美:结构之美,思想之美,创意之美,行为之美。同时,现代艺术也在颠覆我们的审美观,让我们知道,美和丑不是绝对的,“美丽”可能有其丑陋之处,“丑陋”也可能带着美丽心灵。

 

 

 

 

 

【FOOD IN ART】Pablo Picasso 变化与风格”的一个响应

  1. Jxn说道:

    看完这篇稍稍了解了一丢丢毕加索。。。记得去纽约找朋友大吃特吃的时候被拖着去MoMA,在MoMA逛的时候我内心是崩溃的,“这™居然是艺术?” “卧槽这™也可以是艺术?”

    话说微信公众号留言的话博主你能看到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