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IN ART】Jacob Jordaens |家宴与寓言

有的人走遍世界,眼光依然只有井口大。有的人偏居一隅,却也可以笑看天下。

 

 

 

 

 

[七]

 

 

吃在绘画中展示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除了内容、隐喻之外,吃的形式也很重要。

在Netflix的纪录片《Chef’s Table》中,阿根廷名厨Francis Mallmann在说起自己对食物热爱的起源时,谈到了小时候和家里人的一顿盛夏时节的午餐。当时到底吃了什么,在记忆中已经完全模糊,但是那种温馨的家宴的气氛,却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以说,宴席是饮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艺术家们热爱表达的主题之一。

 

 

今天介绍的,就是一个以家宴画而著名的艺术家,Jacob Jordaens,雅各布·乔登斯。

乔登斯出生于比利时著名城市安特卫普(Antwerp),现在这座城市多以时装设计师“安特卫普六君子”知名,以前这里则是鲁本斯、凡戴克、乔登斯这些绘画巨头们的天下。

乔登斯是个吸金小能手,生在富裕之家,享受高等教育,顺风顺水,能画能赚。他的作品数量多而庞杂,祭坛、神话、宗教、宫廷、贵族,什么都画过。然而今时今日,乔登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作品,还是他的一系列描绘家宴场景的风俗画。

 

 

先来看看其中一幅:

 

the-bean-king-by-jordaens-c-1665

The Bean King
Jacob Jordaens

 

这幅画展示的场景是,在一年一度的主显节上(Epiphany),人们会举办宴饮,并且在糕点中藏一颗豆子,吃到豆子的人就是当天的国王,可以任意选择一个姑娘当王后,享受头戴桂冠被人们祝酒的待遇。大概效果就跟我们过年的时候往饺子里包硬币差不多。现在很多法式面包房售卖的国王饼,就是来自这个习俗。

乔登斯是历史上第一个通过绘画记录了这一传统习俗的画家,同时他个人也就“豆子国王”这个主题创作过许多个版本的作品。在这些版本里,变化的是不同的角色和各式的场景,不变的是夸张的表情和喧闹的气氛。

乔登斯极尽渲染之能事,把酒席上每个人的各异的表情都略带夸张地表现了出来:酒意正酣的男人们疯狂地大笑着,肆无忌惮地把食物塞进自己的嘴里,举杯起哄着,跟身边的姑娘调笑着,甚至还有人显然是喝多了几欲作呕。女人们稍显矜持,但也双颊泛红在娇羞地痴笑,年轻的姑娘媚态百出,年老的妇人微微而笑。甚至是孩子也被气氛渲染,尝试着在一旁喝一点点酒,旁边还有一只馋嘴的小狗,渴求着主人也分它一杯羹。“国王”更是酒鬼中的战斗机,看着就觉得他一定有“三高”,但是他却依然右手举杯,左手拿壶,忘乎所以地喝着酒,享受着全家人的祝贺。虽然只是一帧定格的画面,但是却让人仿佛能看到当时动态的场景,仿佛能听到嘈杂的嬉笑和餐具的碰撞声。

 

看上去是一派喜气洋洋、宾主尽欢的场景,但是乔登斯却非常腹黑地把他的终极吐槽语藏在了黑暗处的一条牌匾上,内容则是一句拉丁文的箴言,大意就是——

“没有人比醉汉更像个傻X了”。

自带弹幕,看起来还挺带感的。

不管是把这句话理解成乔登斯从客观立场对这个场景的评价,还是把这句话当作这个场面主观设定的背景的一部分,都是颇有讽刺意味的,而夸张粗俗的丑态只是表达讽刺的一种手段。晚年的乔登斯信奉倡导朴素的新教,这里的这幅画,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乔登斯对饮酒作乐这件事情的批判态度。

 

 

 

而在乔登斯的另一个作品,As the Old Sang, So the Young Pipe中,同样是家宴的场景他却表达了另一个意思。

 

Jakob_Jordaens_014

As the Old Sang, So the Young Pipe
Jacob Jordaens

 

这幅画展现的是一个富裕的家庭聚在一起吃饭的场景。中间的主人在歌唱,后面的大人在伴奏附和,而前面的小孩也跟着歌声在吹着小笛子。画的标题是一句荷兰谚语,出自十七世纪著名诗人Jacob Cats的插图寓言集《Spiegel van den ouden ende nieuwen tijdt》。说的是当大人歌唱的时候,小孩也会跟着吹笛,意指孩子总会学习大人的行为,大人的一举一动会影响孩子。

场景通俗,立足点低,不代表不可以饱含寓言和思想。乔登斯在这里,通过一种其乐融融的中产阶级家宴场景,指向人们现实存在的行为,从而揭示某种生活上的启示。

这些家宴画,为食物在艺术中又拓展了一个新的领域。这并不是什么革命性的举动,但也足以让后来的人津津乐道,也足以让他在食物与艺术这个主题中占据一席。

 

 

 

后人提到乔登斯的时候,往往会提到这么一句话:乔登斯一生都没有离开过安特卫普,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

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在当时,去艺术殿堂和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去学习大师作品,是很多年轻艺术家的必修课。现在的人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那个时候的人则说:“欧洲这么大,我想去意大利看看。” 乔登斯从来没有去过意大利,但这并不能等于他不能学习意大利大师的作品。他依然通过印刷品以及收藏品去追随大师的脚步,并且创出自己的风格。

成名后的乔登斯,客户遍布整个欧洲,他的作品没有政治的尖锐,也没有颠覆的革新,但是带着时代的特色和思想的闪光,被世人广泛喜爱,也被历史永远记住。

 

 

 

家宴画是这样,可以尽诉粗俗,也可以以小见大。

人也是一样,有的人走遍世界,眼光依然只有井口大。有的人偏居一隅,却也可以笑看天下。

 

 

 

 

【FOOD IN ART】Jacob Jordaens |家宴与寓言”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