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hi Sasabune | 作的一手好死 | ★★★

说起Sasabune,不陌生啊,纽约就有啊。这家寿司店在西岸起家,从夏威夷、洛杉矶,一路延伸到东岸的纽约。在纽约的店门招牌也是作的一手好死,逼格颇高地声称,本店不提供Spicy Tuna,也不提供加州卷,只有Omakase,你们爱吃不吃。

 

 

 

火奴鲁鲁是个颇为神奇的地方,它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却走到哪都似乎只能听到日语;它看起来像是一个美国的度假胜地,但是随便走进一家商店,往往都能找到日本货。在这座岛屿上唯一的一个日本人少的地方大概就是珍珠港纪念地了,想来昔年日本人偷袭珍珠港之后并没有在战争中占上风,却在多年后靠着消费力拔群的日本民众生生把夏威夷最热闹的一个岛给文化侵略了。

难怪后来从Oahu岛离开转战Kauai岛之后,瑞吉的礼宾小哥特别认真地跟我强调,我们这个岛才是真正的传统美式风格。。。

 

在歪基基的商业区,日本商店、餐厅俯首皆是,在有点穿越的同时,我们也心满意足地在罗森狠狠地吃了好几顿喷香的关东煮和便利店食物,甚至还在一家餐厅吃到了品相颇为不错的大阪烧。除此之外,什么丸龟制面、银座梅林这些热门连锁商户,还有让美国人如脑残粉般热爱的Nobu和Morimoto,也都能在这里找到。在逐步认清欧美人真的是不太会料理海鲜,还是俺们亚洲人做的海鲜好吃这一事实之后,我也决定不再继续扫歪基基海滩边上的海鲜餐厅了。夏天确实是个适合吃清淡食物的季节,于是便来到了Yelp和Zagat都在当地评价最高的Sasabune。

说起Sasabune,不陌生啊,纽约就有啊。这家寿司店在西岸起家,从夏威夷、洛杉矶,一路延伸到东岸的纽约。在纽约的店门招牌也是作的一手好死,逼格颇高地声称,本店不提供Spicy Tuna,也不提供加州卷,只有Omakase,你们爱吃不吃。

其实大家都知道,只要是真心好一点的寿司店,都是这样的。

 

 

说起在海岛吃海鲜,吃饭之前我跟主播说,哎呀夏威夷还是不错的啊,想当年我们去塞班的时候,我们想吃海鲜都没有呢。主播不信,说不可能啊怎么会没有海鲜。我特别认真地说,真的啊,我也很奇怪呢,但是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跟导游,导游特意告诉我们塞班岛的居民不会打渔,所以主要食物都是非常美国的BBQ。那个时候啥都不懂也不会吃餐厅,以至于我们第二次去的时候还是顿顿都在吃烤肉烤玉米。。。

刚才我突然想起来了,较真地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然后发现我们当年,应该纯粹就是被导游忽悠了。。。

 

 

服务员是个看起来面不是很善的美国大妞,跟我们重复了一遍我们早就知道的事实——俺们这里只有Omakase。我说不行啊我们晚上还订了个Spa呢不能迟到啊,吃得太久不可以的。她说那他们可以帮我们控制时间吃得差不多了就结束。我想这样也成,就开始了。

先点了一瓶餐厅推荐的贺茂泉纯米大吟酿,还挺不错的。

 

DSC_4375 拷贝

 

没有坐到Sushi Bar,不过师傅看起来面相不佳我也不是特别有欲望坐过去。

倒是他们家的环境还可以,深色调,小有设计,有点美式,但很清静。
先上来的是本地鲍鱼刺身,旁边搭配了一口鲍鱼肝。淡淡的一点调味,还算不错。

 

DSC_4373 拷贝

 

然后上来了蓝鳍chutoro和otoro各一口。

对了他们家的寿司是两只两只上的,这一点倒是让我觉得有点小聪明。两只上既可以控制散桌单次的寿司质量,让每一口的温度和新鲜度都保持在不错的状态,又可以让坐在散座无法看到师傅捏寿司却还得一道一道吃的客人不觉得一次吃的太少,同时还可以用比较快的速度在不知不觉间给客人喂下很多只寿司。

真是会做生意。

 

 

然后再回头看这两个寿司,就相当一般了。鱼料还是很新鲜的,不过显然级别不是很高,吃起来不管是微妙的鱼味还是馥郁的脂味都只停留在“比一般的寿司店要稍稍好一点”的水准。食材处理、温度控制和刀功把握也一般,鱼肉松散不说,还有一点快要化掉的疲软感。另外,寿司的形状、尺寸、捏法也都是相当美国人的做法,米也一般,不够劲儿。

当然啦,还是可以吃的。

 


DSC_4378 拷贝

 

这边两只似乎是Hirame之类的,不太记得了。

从照片上可以看到左边的搭配了紫苏和一些可能是拿内脏做的酱,右边也差不多,萝卜泥和鱼肝。

 

DSC_4382 拷贝

 

接下来是鲣鱼和鲷鱼,也不大记得味道了。肉切的很随意,酱汁刷的很随意,葱花撒的也很随意。。

每款鱼做了不同的调味也算是有点小心思,都处于不难吃的水准。

 

DSC_4383 拷贝

 

接下来是扇贝配柚子胡椒、三文鱼配三文鱼子。

吃到这里其实已经可以感觉出来了,他们家的鱼,新鲜是挺新鲜的,级别都一般,都没啥味道,所以喜欢用一些比较重口味的调料做点缀提升整体的味蕾感受。此等小聪明做法。。。

 

DSC_4392 拷贝

 

接下来上了一个大四宝拼盘。。
似乎是虾和虾脑,giant clam,两种调味的本地生蚝。

 

前几道寿司的时候我记得我跟他们服务员提意见问可不可以少放一点wasabi,服务员特别果断地说,不行,俺们师傅做寿司不给调整wasabi的分量,要么你就不要,要么就是要这么多。。。

我心说,这是什么玩意。。。
不过好在后来师傅可能还是听到我们提意见了,往后的菜wasabi的问题没有再出现过。

 

DSC_4393 拷贝

 

接下来是两种mackerel,saba和shima-aji。

长得那叫一个随意。。

 

DSC_4397 拷贝

 

按照他们正常的Omakase的计划,我们吃到这里才吃了一半。但是我实在是惦念着晚上的spa,而且也不想吃的太多一会儿推油被推吐出来,就跟他们说差不多到这里就结束吧。吃的时候感觉没多少,但是回来仔细一数发现其实已经吃了十七道了,而且他们家每只寿司的分量真心不小,果然是“不知不觉间给客人喂下很多寿司”的样子。

于是最后我们只保留了un和ikura这两个不能错过的寿司其他都不要了。

 

按理来说,海胆和三文鱼子的军舰卷是我最喜欢吃的寿司之一,不过这上来一看,我靠这鱼子都洒出来了,这不是回转寿司店的做法么。。。

很一般的米饭配上很一般的海苔和很一般的海胆还有很一般的三文鱼子,三文鱼子腌制的真心是没啥味,草草吃完了就算结束这一餐了。

 

DSC_4400 拷贝

 

 

整顿饭的寿司味道都算浓郁,也真是挺配点的那瓶酒的。一顿饭的光景我们又成功地干掉了一瓶酒。
总的来说,虽然被我吐槽了很多,但是从吃的感觉上来说还是不差的——因为跟我来之前的心里预期还是基本符合的——没有什么亮点,不过也可以称作舒服。

他们家的日本领班算是个服务态度非常好的大叔,从开始到结束一直亲切的问候,另外还非常热情地帮我们叫了回程的出租车。

 

 

虽然很慷慨地在饭后给了个好评,不过他们家纽约的店我也是从此一点拔草的兴趣都没有了。

 

 

 

Sushi Sasabune

1417 S King St, Honolulu, HI 96814
+1 (808) 947-3800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